<menuitem id="7f7pr"></menuitem>
<cite id="7f7pr"><strike id="7f7pr"></strike></cite>
<var id="7f7pr"><strike id="7f7pr"></strike></var><cite id="7f7pr"><strike id="7f7pr"><listing id="7f7pr"></listing></strike></cite>
<var id="7f7pr"></var>
<var id="7f7pr"><strike id="7f7pr"></strike></var>
<cite id="7f7pr"></cite>

石佳友:民法典人體基因編輯條款的治理價值

作者:       發布于:2020-12-02 22:58:39       瀏覽次數:

11月30日下午,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中國人民大學民商事法律科學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石佳友教授做客華中科技大學法學院,并在法學院105會議室作了題為“民法典人體基因編輯條款的治理價值”的講座。講座由華中科技大學法學院副院長徐軍華教授主持,華中科技大學哲學系教授、生命倫理學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雷瑞鵬教授,法學院民商法學科姜戰軍、王天習、張定軍、蒲莉、李雅男老師作為與談嘉賓參加了本次講座。

講座伊始,徐軍華對石佳友教授的到來表示熱烈的歡迎,并詳細介紹了石佳友教授在我國民法理論研究、民法典編纂過程中的學術貢獻與成就。隨后,石佳友教授分別從基因編輯技術的倫理與法律問題、國內外針對基因編輯技術的立法現狀、民法典第1009條的內容解析、民法典基因編輯條款的治理價值四個方面進行闡釋。



石佳友教授介紹了基因編輯技術以及圍繞該技術產生的倫理道德和法律問題。CRISPR/Cas9基因組編輯方法使得人類可以高效、精確、程序化地修改人類基因組,在生命科學研究中意義重大,但該技術也帶來了許多法律難題。從客體上,該項基因編輯技術可分為體細胞基因編輯和生殖細胞基因編輯兩類,其中生殖細胞基因編輯具有遺傳性,會對被編輯者的后代甚至社會產生影響。從功能上,人體基因編輯還可分為治療型基因編輯、預防型基因編輯和增強型編輯三種,前兩者重在對疾病的治療和預防,而第三種基因編輯則會使個體在體力、智力等方面取得優勢地位。但由于人類基因片段高度精細且復雜,既有的基因編輯技術的風險難以預測和控制,生殖細胞的基因編輯被嚴格限制,2018年“賀建奎事件”引發社會擔憂和譴責的主要原因也其編輯的對象為生殖細胞。此外,體細胞基因編輯及生殖細胞編輯技術會涉及對人的改造,有可能會改變近代以來法律關于人的定義、主體性、自由意志、責任承擔等問題的理解,更可能淪為父母追求“基因完美”的手段與工具,進而沖擊人的尊嚴和生存價值,引發新的社會不平等,甚至導致人本身被異化。

石佳友教授介紹了國外針對基因編輯的代表性立法。他首先介紹了1997年歐洲理事會制定的《歐洲人權與生物醫學公約》(又稱《奧維耶多公約》),該公約第2條明確強調人類的利益和福祉必須優先于社會或科學的利益,禁止以“強化”(enhancement)為目的的基因編輯和對人類生殖胚胎的基因編輯,公約還對編輯人類基因的科學研究活動進行嚴格限制。例如第13條將“尋求改變人類基因組的操作”限制為僅能出于“預防、診斷或治療目的”,并且其目標不在于引入任何后代的基因組的修改。公約第18條禁止為研究目的創造人類胚胎的行為,第21條禁止利用人體及其組成部分獲取商業利益,第28條還設置了針對生物和醫學問題進行公共辯論的要求。石佳友教授表示,法國作為《奧維耶多公約》制定的主要推動者和參與者,公約的精神也反映在了《法國民法典》第16-4條,該條禁止一切以人的選擇為目的的優生學實踐,還禁止對生存或死亡的人進行生殖性克隆的實踐。石佳友教授還從社會正義與團結原則、全球合作、國家監管等角度,介紹了2018年英國納菲爾德理事會就基因編輯問題的看法。

石佳友教授分析了我國人體基因編輯的立法,并詳細解讀了《民法典》第1009條的內涵。《民法典》第1009條、《生物安全法》第55條、《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第336條均涉及對人體基因編輯行為的規制?!睹穹ǖ洹?009條“不得危害人體健康,不得違背倫理道德,不得損害公共利益”與《生物安全法》第55條“不得危害公眾健康、國家安全和社會公共利益”在表述上存在差異,差異的主要因為在于前者立足個體權利保護,而后者注重國家整體安全。由于人體基因編輯涉及人格尊嚴、生命尊嚴,而這些尊嚴被同樣被民法典第102條、第1003條所保護,因此《民法典》第1009條的介入具有必要性。第1009條調整范圍是“醫學和科研活動”,其中的醫學活動是指對疾病的預防、診斷和治療,科研活動一般具有公益非營利性質,因此無法包括基于商業利益驅動的基因編輯研究活動,在解釋上需要擴大該詞的含義。第1009條“應當遵守法律、行政法規和國家有關規定”屬于引致規范,被引致的規范除了《生物安全法》,還包括《人類遺傳資源管理條例》《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以及《生物技術研究開發安全管理條例》。第1009條“不得危害人體健康”保護的主體應包括基因編輯嬰兒和人類遺傳資源材料提供者(如母親),在危害健康與治療收益并存的情況下,應根據風險/收益原則進行比例性評估?!安坏眠`背倫理道德”主要指不得違背生命倫理道德和職業倫理道德,但由于“倫理道德”這一概念具有高度開放性,借鑒法國的倫理審查模式,即在生命和健康科學領域設立國家層面的、獨立于行政部門的倫理咨詢機構,對于完善倫理審查機制具有重要意義。第1009條的“公共利益”主體范圍既包括現有世代,還包括未來世代,“公共利益”的內容應當包括基因安全,生物安全等“國家利益”以及不特定主體的“人體健康”。

石佳友教授總結了基因編輯條款的規制目的與治理價值。2020年《遺傳性人類基因編輯》報告的內容來看,法律對生殖系基因編輯技術規制的目的并不在于完全禁止這一技術的繼續研究或發展,而是盡可能將其消極效應限制在最小的范圍內?!睹穹ǖ洹返?009條不僅為人體基因、人體胚胎等有關的醫學和科研活動提供了行為指引,而且還為后續立法設定了原則與參照。第1009條重申了尊嚴原則,有利于促進社會、倫理、法律維度的公共辯論的產生。第1009條和刑法、行政法等公法規范形成互補和協同規制的體系,加強了對科技倫理的治理,并為人類遺傳基因編輯的國際合作奠定了基礎,具有重大的理論價值與實踐意義。

在講座的自由討論環節中,雷瑞鵬認為,“賀建奎事件”暴露出的人體基因編輯技術風險、科學家職業倫理缺失、科研機構倫理審查機制失效、法律規制缺位等問題值得我們深思,石佳友教授從民法典角度對人體基因編輯技術的研究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和理論價值。談到基因編輯涉及的生命倫理時,她表示,雖然社會環境、政治制度、科研現實等因素影響著人體基因編輯的法律制度框架,但圍繞人體基因編輯的倫理討論具有普遍性,法國在基因編輯倫理價值的討論和研究值得我們進一步學習和借鑒。在構建法律規制框架,平衡科學研究的需求與人體基因編輯技術風險時,可以依據不同種類的生殖細胞進一步劃定生殖細胞基因編輯的范圍,英國對人體胚胎研究進行時間限制的方法也值得我們借鑒。此外,加強科學界與人文社科學界的對話與交流,改革科研機構倫理審查的人員組成、監督機制,發揮“軟法”對科研團體治理功能,對于建立全面科學的法律治理體系具有積極意義。

姜戰軍認為,人體基因編輯技術是對人類的改造,在某種程度上也對當代社會提出了“什么樣才是人,什么才是人的生活”的價值拷問。在未經歷深厚人文主義基礎的歷史背景下,《民法典》第1009條強調了人的尊嚴與神圣價值,對于改變當前技術理性日益膨脹的現象,發揮哲學、倫理在法律規則制定中的話語權具有積極意義。民法作為人法,具有民事憲法的功能,因此民法典不能僅設置人體基因編輯條款的引致規范,還應當規定人體基因編輯的約束性規則,讓相應的行政法規、部門規章處于民法典約束性規則統轄之下,以防止行政立法與民法基本價值精神相悖。在技術進步的福祉與技術風險并存的情況下,應當如何權衡各種價值,法律應當規制哪些內容,應當采取何種手段規制都成為具體規則設計的前置性問題,姜戰軍教授表示,在對科學技術的規制態度上,他更偏向于歐盟相對保守的模式,相較于科學界團體自律和自治,國家層面的硬法或許更適合當今中國的現實。

張定軍談到,基因編輯技術帶來的益處與挑戰并存,在應對基因編輯、人工智能等技術帶來的倫理和法律難題時,如何形成對這些問題的價值共識是無法回避的問題?!睹穹ǖ洹返?/span>1009條強調了倫理道德和人類尊嚴的理念,無疑為法學界回應其他科技難題時,提供了討論的價值和制度基礎。此外,由于1009條“倫理道德”的高度開放性,倫理審查制度成為必要,但如何構建倫理審查機構的法律責任可能也是未來值得進一步研究的問題。

此外,王天習、蒲莉、李雅男分別就如何看待宗教倫理對人類基因編輯技術的否定態度問題,利用基因編輯技術生產的母親與嬰兒的身體健康權救濟問題,禁止代孕對女性生育權的影響問題與石佳友教授進行交流?,F場的學生還向石佳友教授請教了人體胚胎能否被擴張解釋為民事主體,相關主體違反第1009條的法律責任問題。

講座尾聲,徐軍華感謝了石佳友教授的精彩講授以及雷瑞鵬教授等與談壇人的精彩發言。他談到,石佳友教授對民法典1009條的文本內涵、立法目的、適用問題的解讀深刻而又全面,對人體基因編輯條款治理價值的闡釋有助于我們從法學、倫理學、哲學、宗教、國際法等角度全方面地理解高科技時代的法律問題。雷瑞鵬教授對基因編輯技術的倫理學分析,增強了講座的理論前沿性和學科交叉性,拓展了法律人研究人體基因編輯的視野,本次講座豐富的內容也使得在場師生收獲滿滿。最后,全場師生再次以熱烈的掌聲表示感謝。




天成彩票平台